您好,欢迎来到收藏网 [登录][免费注册 提建议 帮助中心 收藏数据库 文字年代查询库 收藏夹 首页
拍品信息

林风眠 静物 镜心 设色纸本

拍品号:
公 司: 中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中国书画(二)-2010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时 间:
作 者: 林风眠 年 代:
长: 39
宽: 60
估 价: 300000.0000-500000.0000 成交价: 1568000.00
起拍价: 0.00
介 绍: 五大家华山论剑?此册页意境极佳—王书文收藏现代名家六开册页览胜通常而言,集锦类册页内的艺术作品其精湛的程度会大打折扣,这是因为艺术家们常常把这类集锦册页的创作当做是应酬作品。然而,在北京中鼎拍卖公司2010年秋拍的作品中,这本水墨册页引起了我们的高度注目:因为这本册页虽然只有六开,却汇聚了现代中国五位大师级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且张张精彩,堪称是大师的精心之作,令人怦然心动。这无疑说明这本册页的主人深得这些艺术大师们的重视和尊敬。这本册页的主人是谁?他就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美术研究生王书文先生。王书文先生(1931—1991)祖籍山东海阳,生于辽宁丹东。 1948年考入东北鲁迅文艺学院美术部,1952年秋毕业继留校攻读图案研究生。1953年分配至东北行政委员会地方工业局轻工业处美术组工作,1954年调地方工业部硅酸监局技术室管理陶瓷生产艺术设计和调研工作 。他后来成长为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局艺术处和工艺美术公司艺术指导,为我国的工业产品装潢和展览设计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83年病休。据梁穗先生介绍,王书文先生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是位企业家,同时也是收藏家。齐白石当年前往东北期间,就吃住在他家。王书文调来北京工作后,学习依旧非常刻苦,尊老礼贤,先后拜齐白石、胡佩衡、李可染、黄胄等先生为师,与这些前辈相处得非常融洽。只要前辈们有所求,他总是乐此不疲。而梁穗先生就是黄胄的公子,对王书文先生的记忆深刻。王书文先生珍藏的这本册页,尺寸大约都在40×50厘米左右,约1.8平尺。艺术家包括林风眠、潘天寿、吴冠中、吴作人和李可染,个个都是现代中国美术史上响当当的人物,其中,李可染还为他画了两幅。林风眠先生画的《花卉图》,创作于1971年。画面是一盆怒放的鲜花,色彩绚丽夺目,洋溢着热情奔放的生命力。林风眠是近现代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他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用对西画的感受方式去探索独特的中国画创作形式,其所作彩墨画开创了中西绘画的先河。而这幅《花卉图》就充分展示了林风眠的这一也是艺术特点。潘天寿先生的《芭蕉双禽图》,创作于1965年。潘天寿是公认的大家,其诗、书、画、印俱佳,尤以绘画闻名于世,其中花鸟画造诣最高。他在花鸟画方面有破常规之举,构图新奇、壮阔,布局敢于“造险”、“破险”,运笔苍劲泼辣,用墨注重黑白对照,笔下花鸟极富生命力。而这幅《芭蕉双禽图》,正是他所擅长的花鸟画,突显其超凡脱俗的功力。吴作人先生的《奋进》,画的是两头奔跑中的牦牛,创作于1978年。吴作人是国内早期留法的油画家之一,得益于西欧严格、扎实的写实造型艺术训练,作品谨严沉稳。他的水墨画灵感缘于对少数民族地域风采的真实体验,题材及形式稍异于传统国画。他独专于牦牛、骆驼、熊猫等兽类,并将它们作为表达内心感受的审美载体。这幅《奋进》图,着墨不多,造型准确生动,显示其扎实的写实能力。李可染先生的作品共两幅,分别是1980年创作的《爱晚亭》和1985年创作的《米颠拜石图》,应该说这两幅画都是李可染先生主要作品。无论是《爱晚亭》还是《米颠拜石图》,我们都不陌生,因为这是李可染先生的常见题材,然而也是他的精心之作。笔笔精到,一丝不苟。欣赏如此精美的作品,我们不难感受到李可染先生对这位爱徒的钟爱程度。吴冠中先生的《江南水乡》,创作于1981年。江南水乡的特点就是小桥流水人家,而在吴冠中的笔下,也就变成了一条条弧线、曲线和一个个色块。简洁明快,生动多姿。看到吴冠中的《江南水乡》,人们很容易把它们当成自己故乡,当成自己祖辈的老房子。当我们仔细观察每幅画的创作时间,就会发现其中的一些奥妙:这六幅画中,最早的是1965年潘天寿画的《芭蕉双禽图》,最晚的是1981年吴冠中画的《江南水乡》,两者相距的时间跨度长达16年!也就是说,王书文先生用了16年的时间,苦心收集,然后精心挑选,最后才集腋成裘,做成了这六开册页。而在观者看来,能够把这五位大师级的名家名作汇集起来,集中亮相,颇有华山论剑之况味,不免令人额手称庆!林风眠《静物》赏析静物属林风眠鼎盛期的典型题材,本幅创作于1971年,乃林风眠静物题材中最为人所知的经典之作。林风眠曾无数次地在静物题材试验各种形状与色彩的组合构成,本幅中一盆颜色热烈的瓶花,最强烈的对比,是背景中的黑色墙面,以暗色衬托出明亮耀眼的光感和静物鲜艳的颜色。花卉的亮红和深红,绿叶深浅不一的黄绿、翠绿,色调极为丰富多变,但都统一在整幅画面的暖色调中。《瓶花》宛如多声部的形与色的交响曲,变幻万千,令人沉醉。林风眠曾说,“美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哀的情绪时,她第一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到的那种温情和安慰,而且毫不费力”,他笔下的仕女更是体现了女性美的最高理想。如《白纱仕女》深色的皮肤,优美的姿态,让我们想起了敦煌壁画中的飞天或舞伎,而从面部和姿态的简化倾向上看,显然受到莫迪利阿尼和布朗库西的启发。婉转流动表现力极强的线条,则在传统的书法性线条之外,另辟蹊径,吸收了马蒂斯等西方艺术家的养分。仅从画面上的寥寥数笔中,我们可以看到画家深厚的修养,而重彩上加白粉,表现纱质的轻柔透明,则为林氏独特风格。经过他的探索,为中国人物画建立了一种新的视觉范式。静物题材在林风眠的创作中有特殊位置,它常常是构图实验的产物,尤以50年代初期那些带有立体主义构成味道的作品让人难忘。这幅《瓶花》没有那么强烈的实验性质,画面显得唯美而高雅。但在瓶花与背景的空间关系及花、瓶等器皿的透视上,其平面化与装饰性的倾向非常明显。而画家在花、叶的鲜艳色彩,黑色背景光与色之间,不同的几何形体之间给自己设置的种种难题,都一一得到解决,所有的视觉元素,都统一而和谐。此外,花、叶的搭配以及花的数量都是林氏静物中少见的,这也给此画增加了可资玩味的细节。群栖枝头的小鸟是林风眠花鸟画中最具个性的一个创格。如《晨曦》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一贯对形式语言的探索,比如选择传统绘画中少见的正方形构图,便于试验焦点透视,并保持在各个方向上的力度均衡。墨色虽然有浓淡的区分,但却更近似水彩颜料的面目,如小鸟胸部茸茸的调水晕散感。此外,有意摒弃传统水墨用笔强调书法性,而只使用湿润、迅疾、流畅的露锋线条,如树枝与叶脉的表现。而所有树叶都呈下垂状,大小相似,叶脉的结构亦相近,小鸟的形象也基本相同,这种程序化的倾向和突出的装饰性,给画面带来了某种秩序和统一。与此同时,枝条的穿插,叶片上浅淡的蓝、绿色晕染,小鸟头部的朝向不同等,又形成了变化与节奏。至于从叶间透出的淡淡光晕,是如此美好而迷人,更是非受过西方光色训练的画家所不能体察和描绘的。这些方面既显示出林风眠对绘画本体问题不为时代潮流所动的单纯和执着,也流淌着淡淡的抒情性。如果我们承认如何面对传统与西方的文化资源还是未完成的课题的话,那么林风眠在时代变幻、命运沉浮的隔绝中所获得的宝贵艺术经验,就仍然值得钦敬并小心清理。
拍品记录搜索
关键字
版权所有 浙江中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457-048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有事找我点这里 业务咨询:有事找我点这里 业务合作:0571-28057171/87242737